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行业资讯 > 行业动态
劳力士占有最高份额,瑞士制表市场两极分化
作者:会麦发布时间:2019-04-18

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与瑞士咨询公司LuxeConsult联合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,瑞士制表行业正在加速分化。主要参与者的市场份额不断增加,同时其增长率也明显超出平均水平。这是一组令人印象深刻的数字,并且一目了然:350家瑞士制表品牌为市场而竞争,其中斯沃琪集团(Swatch)、劳力士、历峰集团(Richemont)和路威酩轩集团(LVMH)占据了75%的份额,处于绝对支配地位。瑞士制表行业持续高水平整合,这是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与瑞士咨询公司LuxeConsult联合发布的2019年瑞士制表市场报告的重要发现之一。

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与瑞士咨询公司LuxeConsult联合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,瑞士制表行业正在加速分化。主要参与者的市场份额不断增加,同时其增长率也明显超出平均水平。  这是一组令人印象深刻的数字,并且一目了然:350家瑞士制表品牌为市场而竞争,其中斯沃琪集团(Swatch)、劳力士、历峰集团(Richemont)和路威酩轩集团(LVMH)占据了75%的份额,处于绝对支配地位。瑞士制表行业持续高水平整合,这是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与瑞士咨询公司LuxeConsult联合发布的2019年瑞士制表市场报告的重要发现之一。  该报告估算,2018年瑞士钟表零售额为519亿瑞郎(不含增值税)。相比之下,根据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(FH)的数据,2018年瑞士钟表出口额达到212亿瑞郎。按照报告数据,约520亿瑞郎的构成如下:斯沃琪集团占28.6%,劳力士(包括帝舵表)占23.5%,历峰集团占18.4%,路威酩轩集团(包括BVLGARI宝格丽、TAG Heuer泰格豪雅、Hublot宇舶表和Zenith真力时)占7.9%,只给市场中的其他参与者留下很小的空间。爱马仕腕表营业额1.95亿瑞郎,市场份额为0.7%。开云集团(Kering,包括GUCCI腕表、雅典表和GP芝柏表)累计销售额为3.8亿瑞郎,仅分到1.6%的蛋糕。  摩根士丹利发现,只有少数品牌在2018年的营业额超过10亿瑞郎。行业“七雄”分别是劳力士(50亿瑞郎)、欧米茄(23.4亿瑞郎)、卡地亚(16.6亿瑞郎)、浪琴表(16.5亿瑞郎)、百达翡丽(13.5亿瑞郎)、天梭表(10.5亿瑞郎)和爱彼(10.3亿瑞郎)。该报告进一步指明,这些大鳄在2018年的表现优于市场平均水平:根据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的数据,瑞士腕表的出口额同比增长了6.3%,摩根士丹利银行估算“10亿瑞郎俱乐部”成员的增长率接近9%。  换句话说,具有广泛价格定位的大型企业比小型企业做得更好。通过夺取市场份额,加速制表行业的两极分化;在跨国公司内部,这种现象也很明显。斯沃琪集团旗下19个品牌中,三大畅销品牌(欧米茄、浪琴表和天梭表)占该集团营业额的60%,利润占比甚至更高。

该报告估算,2018年瑞士钟表零售额为519亿瑞郎(不含增值税)。相比之下,根据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(FH)的数据,2018年瑞士钟表出口额达到212亿瑞郎。按照报告数据,约520亿瑞郎的构成如下:斯沃琪集团占28.6%,劳力士(包括帝舵表)占23.5%,历峰集团占18.4%,路威酩轩集团(包括BVLGARI宝格丽、TAG Heuer泰格豪雅、Hublot宇舶表和Zenith真力时)占7.9%,只给市场中的其他参与者留下很小的空间。爱马仕腕表营业额1.95亿瑞郎,市场份额为0.7%。开云集团(Kering,包括GUCCI腕表、雅典表和GP芝柏表)累计销售额为3.8亿瑞郎,仅分到1.6%的蛋糕。

摩根士丹利发现,只有少数品牌在2018年的营业额超过10亿瑞郎。行业“七雄”分别是劳力士(50亿瑞郎)、欧米茄(23.4亿瑞郎)、卡地亚(16.6亿瑞郎)、浪琴表(16.5亿瑞郎)、百达翡丽(13.5亿瑞郎)、天梭表(10.5亿瑞郎)和爱彼(10.3亿瑞郎)。该报告进一步指明,这些大鳄在2018年的表现优于市场平均水平:根据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的数据,瑞士腕表的出口额同比增长了6.3%,摩根士丹利银行估算“10亿瑞郎俱乐部”成员的增长率接近9%。

换句话说,具有广泛价格定位的大型企业比小型企业做得更好。通过夺取市场份额,加速制表行业的两极分化;在跨国公司内部,这种现象也很明显。斯沃琪集团旗下19个品牌中,三大畅销品牌(欧米茄、浪琴表和天梭表)占该集团营业额的60%,利润占比甚至更高。

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

也可保存图片到微信自动识别,即可随时免费鉴定估价

会麦  高价回收二手奢侈品 0手续费!

热门奢侈品牌 更多+

会麦客服服务热线

400-088-3391

24小时专属服务
微信小程序微信客服

地址:上海市淮海中路918号久事复兴大厦15楼E座
沪ICP备18014710号-1|闲置奢侈品不愁卖,要卖高价到会麦